栏目头部广告

沐鸣2首页该如何对待饭圈文化向体育界蔓延?_新闻频道_中国青年网

  在前不久进行的全国跳水锦标赛期间,全红婵获得女子单人10米台亚军。她诚恳表示,自己的发挥不如冠军陈芋汐,但她的粉丝们却不接受,纷纷怒斥裁判刻意压分,然后在社交媒体上聚集,发泄这股怒气,甚至一度对陈芋汐及其家人进行攻击。在这个事件中,显现出饭圈文化的典型特征。

  “饭”即英文fan的音译,又称为“粉丝”,“饭圈”即“粉丝圈子”的简称,指一群粉丝组成的组织和团体,他们依托社交媒体与网络平台,自发地给偶像助威或宣传。饭圈,是从以前追星族演变而来的。“族”这个词相对更松散,“圈”则凸显了群体边界、限制、区隔的涵意。一个“圈”字,很大程度上就设立了自己与他者的区别,这是身份的定位。

  饭圈文化,一直被舆论批评。如今,已经从文艺圈蔓延到体育界。乒乓球运动员樊振东、王楚钦等在机场被跟拍,不胜其扰。中国女篮球员杨舒予公开表示,不要粉丝接送机,觉得很恐怖。

  饭圈文化甚至已经蔓延到学术圈。前不久,北京大学助理教授韦东奕,再次辟谣自己从北大离职的谣言,这已经不是韦东奕第一次辟谣了。此前诸如哈佛破格录取、一人单挑6个博士、女研究生倒追等传闻,也让他不堪其扰。

  根据埃里克森的人格发展理论,青少年需要去构建一种自我同一性,把自我的同一性和他人的同一性融合,并在各种挑战与义务中,验证自己在集体中所处的位置。简单地说,“我属于一个优秀群体的归属感”“我为偶像去打击敌人这种自我奉献感”,可以帮助人抵御孤独、无力感。其实,这种构建自我的需求,从青少年时期,到40岁左右的中年时期,都是存在的。这是饭圈基础心理性根源。这也可以解释所谓的“妈妈粉”的存在。

  这种心理需求会不断投射。这种投射能力和人们的发声能力、媒介能力、组织能力,甚至生活水平是强烈相关的。具体来说,一方面,经济发展,生活水平提高,人们有时间了;另一方面,社交媒体放大了人们的媒介能力、组织能力。以前追星大家都不认识,后来有了BBS、论坛,到现在,各种群每时每刻都把人联系在一起。

  能力强了,就会寻找投射的目标,饭圈文化就从明星身上蔓延到原本不属于这个目标的各类社会知名人士身上。

  这些饭圈文化对运动员会带来不少负面影响。演艺界,可以说本身就是一个讲名气的圈子,对明星来说,演技虽然重要,但评价是较为宽泛的。所以,明星需要粉丝,甚至要运作粉丝,这样才有声势,进而获得利益。但体育界不同,出成绩,是有一个客观标准的,所以,运动需要刻苦、勤奋地训练,以保持竞技状态。

  饭圈会影响到运动员。去训练场看训练,去赛场看比赛,过于激动的行为会影响到运动员。在心态上,它会影响运动员对自身的认知。比如在饭圈的影响下,觉得裁判真的不公平;或者觉得自己有很多粉丝,以后可以轻松直播带货获得高收入,或进入演艺界。这都会影响运动员当下的心态。全红婵的老乡,跳水运动员何冲近日也发文表示,饭圈造成的这种舆论会潜移默化地误导全红婵。

  饭圈问题难以消除,甚至扩展到各个领域,其根本机制在于两重结构。首先是心理结构。怒气是聚集流量的好办法,饭圈搞拉踩、搞对立,就更能感觉到自己存在的逻辑基础;其次是利益结构。饭圈有粉头,粉头可以赚钱。不少明星其实是直接涉身其中的。体育明星自己未必涉及饭圈利益,但粉头可能从中牟利。有了这层利益结构,就会驱动能获利的人,不断去构建饭圈愤怒的心理结构。

  对于饭圈文化的治理,要具体看行为。侵犯隐私、侮辱、诽谤、寻衅滋事,依法查处即可。对于不违法,但有违公德的行为,就要更软性地对待。社交媒体平台有疏导、抑制有违公德的饭圈行为的责任。毕竟平台是饭圈的温床,是饭圈行为的主要发生地。

  运动员本身,面对饭圈式的追捧和攻击,应该有清醒的认识。

  在饭圈文化对他人、对社会造成不良影响的时候,大众通常都认为,作为偶像的艺人也有责任规劝自己的粉丝。虽然运动员不像明星那样完全商业化、市场化,但现在某些运动项目的运动员,商业化也很深,也可以说会从饭圈文化中受益。所以,运动员也有责任塑造一个更好的饭圈文化。

  作为被崇拜对象,运动员的制止、反对,仍然是高度有效的。当然,只是发个微博说说,可能不行,但长期地坚持梳理、表达反感,自然就没有人追了。作为运动员的管理机构,也应该对运动员提供相应的指导,从心理、媒介、公共关系角度,给运动员一些专业性的指导。

  饭圈的根本在于人性,只要有互联网在,只要有人在,它就不可能完全消失。应客观、理性、正确地对待,促使其向好的方向转化。

  (作者是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研究员、专栏作家 刘远举)

原标题:该如何对待饭圈文化向体育界蔓延?
责任编辑:傅瑞
标签: [db:TAGS]
查看上一篇 查看下一篇
文章详情页广告

随便看看

这是广告